Archive for January, 2006

一點兒感受

January 12, 2006

最近一直要求自己在Blogging的時候,要注意頁面符合w3c的標准。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事情,如果自己都是按NVU的提示來寫的話,HTML的代碼質量很高;但是自己如果有預見性的寫的話,出錯的概率之大足以嚇我一跳。

另外發現在寫代碼的時候,習慣很重要。
wordpress.com提供的theme的模板來説,好幾個模板在首頁會出現這様的錯誤
<p>
<!-- this is ugly -->
<span class="next"></span>
<span class="previous">
<a xhref="https://ifox.wordpress.com/page/2/">
Previous Posts</a></span>
</p>

在w3c的標准中,是不能出空的東西,即<span class="next"></span>

很明顯是php用loop循環,或者for循環没有考慮邊界問題。
第一頁出錯,就以為這最後一頁也會出錯。而給用户(user)來修改的時候,就哈哈哈,麻煩了。要麽加點東西進去,要麽减點東西。加一點兒東西,最多就是兩處會出錯,加的這裏,另一個是這部分代碼的結尾可能會出錯。减的話,就不好説了,一般是影響這一片。還是拿頁面來説,减的話最直接的就是對不齊。

其實,如果一開始就按着標准來寫代碼的就會少出點兒錯。
Michael Howard和David LeBlanc在Writing Secure Code, Second Edition裏面就舉例説:

M$在windows裏面實現一個功能要1人/天的話,修正這個如果不健壯的功能至少需要10人/天。

有些東西要出了錯,栽了跟頭才會明白。

在xhtml+css中會出現<div>&nbsp;</div>讓新手費解,其實這様做的原因是<div class="clear">&nbsp;</div>讓有些人覺得寫class=”clear”浪費時間而已。再久而久之就寫一個{,馬上會補上};或者還是舉Blog中的例子,寫了<p>,馬上會接着繼續寫</p>
而更習慣這様<ul><ol><li></li></ol></ul>的方式書寫代碼。

Advertisements

12-01-2006 Link Splicer

January 11, 2006

Blogger和del.icio.us的daily blog posting無緣

January 10, 2006

del.icio.us早就推出了daily blog posting,支持xmlrpc方式調用,很多MetaWeblogAPI呢Blogger早就用上啦,可惜這様好呢事情,却讓偶們這些Blogger Atom API呢用户看着生嫉妒。

昨天,正好有人在説Blogger Atom API呢調用,不過忘記是哪個了。:(偶看着有點糊塗,就自己跑去http://code.blogspot.com上看看了。

偶發現Google Blogger應該還是可以用del.icio.us調用Blogger呢API 呢,只要調用https://www.blogger.com/atom然後使用usename+password+BlogID就應該可以了。

問題是到了del.icio.us上面一試才曉得,del.icio.us的daily blog posting不支持https協議,而Google Blogger又不支持http調用,非得用https調用,暈倒。

哎喲,del.icio.us什麽時候才能支持https呢協議呢?好像Blogmarks也不支持https協議。哎……

Tags:

偶和偶MM之政治

January 10, 2006

偶發現偶MM現在是越來越厲害了。偶中午看新聞講了時事的,偶聽得是一頭霧水的,偶用手肘抵了抵低着頭吃飯的偶MM,“你看懂了没有,到底是講什麽啊?”

“哈,有啥看的,你我這種小老百姓都能看懂,就不叫政治了。”

*_*#

Tags:

簡體中文、繁體中文、正體中文

January 7, 2006

首先要説明的偶没有泛政治化傾向,説這三種中文只是——出于一個炎黄子孫,對淵源流傳的漢字的的理解。這是用繁體輸入法寫的,不喜者跳過,難免有些粗糙,見笑。

簡體中文方便交流這是實話。如果你晚上出去溜達,遇到熟人,人家和你打招呼來句:***(員外,秀才,舉子,……),飯否?你覺得他會是熟人,一定會馬上還禮,而且還要寒暄一時半會。再説,熟人有這打招呼呢嗎?没,昆明人遇到這種情况相當簡潔——

吃了麽?
嗯,你呢?

即使你没吃也得説吃了,不然就麻煩了。人家吃過了,自然不好的禮貌的問你,到偶家吃嘛?這様,你會覺得——這什麽鳥鳥人哦,敢情讓我到你家吃洗碗水不成?但是,免不了的會説,喲,你再忙也早點回家,家裏不是還有老婆孩子……估計啊,你就餓着肚子繼續聽吧。

説到繁體中文,一定會和文言文聯系在一起。就好像到了現在,“買櫝還珠”裏的櫝之于珠,還是珠之于櫝,已是不可再分。不過,説繁體字和文言文怎麽怎麽落伍也罷,怎麽怎麽腐朽也罷。當還有一個點中原情節的大陸人,在聽着連戰連先生在用文言文表明自己激動了,甚至要腦充血的情感時,就一句話——操,我他媽的炎黄子孫,龍的傳人,居然聽着犯糊塗。不論出于什麽原因,這個繁體字和文言文還是得會少許,這様才不會讓覺得是暴發户的後人。打住,不扯了。不然,又要扯到現在的小孩兒,不會唐詩宋詞,却會

‘Tis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Left blooming all alone,
All her lovely companions
Are faded and gone.

這様怕是不好。

正體中文按理來説是講用繁體字書寫的文言文,而且應該明朝以前(留辮子之前,漢人即使被元清統治過,可從骨子還是不認同自己是元朝人,或者清朝人)漢人所使用的官話、京腔,其實更准確的説——應該黄河流域的中原地區的土話。所以有些人利用正體中文來泛政治化,你他媽的不是自己給自己抽耳光嘛。

看着國人説港澳台僑胞是流離在外的游子,可人家對老祖宗的文化傳承,確實是讓我們這些自喻為炎黄子孫的人汗顔。不信啊,打個賭。

《關雎》聽説吧,自己盯着漂亮的女孩兒被同事笑話了,你不是還會來上一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呢嘛。那麽《關雎》的通篇都應該會背吧,你即使不會背也彆説出來,好歹讀聖賢書的文人上的第一課就是關關雎鳩,小心你老婆在你背後笑話你,我在這裏鄙視你。*_*

PS:
附上《The Last Rose of Summer》和《關雎》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Tis the last rose of summer,
Left blooming all alone,
All her lovely companions
Are faded and gone.
No flower of her kindred,
No rose bud is nigh,
To reflect back her blushes,
Or give sigh for sigh.

I’ll not leave thee, thou lone one,
To pine on the stem;
Since the lovely are sleeping,
Go sleep thou with them;
‘Thus kindly I scatter
Thy leaves o’er the bed
Where thy mates of the garden
Lie scentless and dead.

So soon may I follow
When friendships decay,
And from love’s shining circle
The gems drop away!
When true hearts lie withered
And fond ones are flown
Oh! who would inhabit
This bleak world alone?

關雎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參差荇菜,左右毛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