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5

答偶MM问

November 22, 2005

偶MM问:你将来找到一个女朋友,你父母就是不喜欢她呢?比如她的学历不高,没有工作,脾气也不好,可你就是爱她呢?

偶答道:我父母如果不喜欢她,先看看是什么原因。其实上学历呀、工作呀、脾气呀,这些都是借口,不是实质。

人不管怎么样,两个人组成家庭生活在一起,得看是不是出于真心,还是把婚姻当成投资?

父母再怎么样,出发点都应该是对子女的爱。爱是没有对错的,只有爱的多一点儿还是少一点儿的区别。当然了如果不是子女,也不会含——“在嘴里怕滑了,捧在手里怕掉”了。

其实如果我们自己真正的选择好合适的人的话,父母又会反对什么呢?其实如果我们自己没有办法处理好,父母才逼不得已来干涉我们的终身问题。

也许,你会觉得我很世俗,我不否认。

因为我晓得脱离了物资来谈爱情的话很虚假,也很伪善。

我从来不相信电视、电影里的什么一见钟情,只死不渝,与子谐老的情节。

这样的事情在现实社会中当然存在的,但是它们发生的概率又多少呢?我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来说服我自己——天上会下金砖,还好没有打到我头上,而且幸运的是掉在我面前,更为庆幸的是我周围都没有人……你说,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吗?!

也许,你会觉得我很现实,我不否认。

因为在我看来谈恋爱人和结婚的对象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和有些人谈恋爱是很愉悦的事情,但是谈恋爱适合不一定就意味着适合结婚。

婚姻——是两个人在一定物质基础上承担必要的道德上的义务和法律上的责任后,才获得道德上的权利和法律认可的权益的民事行为;在道德上,婚姻意味着无论生老病死,贫穷富裕都相信彼此,忠于彼此。

我再告诉你一件更恶心的事情,我其实找女朋友都有些小条小框的,要是我找个60KG的MM,让我从南屏街把她背到*大八个公交车站,你给我一百万我也不背,你打死我也不背,因为我根本就背不动啊。

恋爱可以什么都不考虑,开心就好;婚姻却不行,想知道我怎么看婚姻的吗?

婚姻就是——人们感觉爱情不能让彼此信服了,就让法律的规定来让说服彼此,让彼此相信。

总上所诉,如果那个女人要是很不幸的符合我的条条框框,而且我更为不幸的也符合了她的条条框框(毕竟爱情和婚姻都是双向选择的问题),那么我估计长辈就不会反对了。

套用一句时髦的话——你要是有“结婚需争得父母同意”的想法,那么你就是被传统礼教奴化和电影电视毒害了的一代人。

Tags:

cha.so.163.com?

November 21, 2005

刚才在看GoogleAnalytics的Log,发现有这么一个域名——cha.so.163.com——居然占了Visits by Source的10%,网易要搞么呢?!

Technorati Tags: + + +

恋爱从相亲开始——01

November 17, 2005

恋爱从相亲开始——01

我和偶MM是相亲认识的,至于为什么相亲,我倒是记不起来了。再我看来相亲是一件很滑稽的事情——两个素未平生的人在一起吃几顿饭,然后就把下半生托付给对方——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和不负责。我骨子里还是觉得: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最起码的一条就是——挑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哪怕这个女人说不上是西施,更谈不上是黄月英,也应该无所谓。毕竟能选择是件好事,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

我和偶MM至于在相亲之前是否见过面,我不敢肯定。人生就如同《卡萨布兰卡》中那句台词一样的:“我为什么偏偏走进了这间酒吧……”按照惯例来说,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除了我姐外,因为没有第二个人会乐此不彼。当时,我姐对偶MM有多少的了解,我也不大清楚,或者更本就不清楚。

那天是星期几现在已记不大清楚,不过记得是春暖花开时。我隐隐约约还记得人们的眼神里透露的是“人发芽,树发春”的情愫,大部分人在发芽就应该是春天,这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那天是我姐请我吃晚饭,我当时也觉得有点儿纳闷,我姐号称羽毛都是金的。不过,我也没有多想,估摸着我怎么也得对得起我“一代蹭神”的名号。当我发现还有一个看着打扮不能再称为Girl,表情却又称不上Lady的Female,在和我姐谈得很惬意的时候,我发现我上了贼船。

我准备开溜的时候,那个长得有点儿精明的服务生说了一句不太精明的话:“xxx女士等了您很久了,……”无庸置疑,那xxx女士就是我姐,我只好答道:“不就是两杯水的时间,今天还算是快了的。”然后用我那不怎么自然的笑容,和这个我恨不得上去咬一口的服务生打招呼。

我姐把我和Female介绍过以后,还没有来得及等我点完菜,她就找了美丽而且动听的理由离开了。我看着有点儿憨憨的不记得是吴熙还是吴什么的Female,我估计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等服务生告诉我菜单以后送到厨房,如果退去的话会有点儿麻烦,我想了想还是吃吧,大不了我被蹭一顿。

当服务生上完最后一道菜,我礼节性的帮坐在桌子对面离我三尺有余的女性盛了一碗饭,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我多希望是一个电话,哪怕是打错的电话也好,可惜不幸的是——只是一条短信而已。“这个小女子不错吧,忘记告诉你是相亲了,回见。”

不用说,你也能猜到这个短信来自谁。我当然凭着经验就知道是这么回事,不过我更希望有点儿小白样的Female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我现在想起来,我那天真的有点衰。因为那个女性的第一句是:“如果你不想来的话,大可不必来。没有必要让我为了你在长辈面前蒙羞,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

我放下筷子正准备借此机会离开,还没有开口说对不起,她又说道:“让他们给打些包带回去吧,反正我一个人也吃不完,随便结下帐。”我静静的看着大概是她吃了两嘴饭一嘴菜的时间,然后颇为无奈的吃了平生最郁闷的一顿饭,如果我知道她后来会成我现在的未婚妻的话,我当时一定会帐也不结的离开。

吃完饭后,我极不情愿的结了帐,还作了比绅士还绅士的事情,帮一个来和相亲的Female拿了外套和开了餐厅的门,或者就是我这样处处讲了礼貌的形象给她留下了错觉,然后害得我的年年轻轻就贴上了名草有主的标签,以至于一党狐朋狗友几年以来,每次钓仔都拒绝邀我同往,少了人生一大乐趣和值得回忆的年少轻狂。

在走了一小段路,大概有100米左右,我在不能确定是不是要从市中心走到城郊的时候,我说了我自认为二十多年最好的谎话,“哎,你也晓得什么是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既然迟早是我的女人,不如我俩现在就去开房。”我心里盘算着,要是Female回答好,我一定得装出一幅生气的样子,然后说到“你是不是随便一个都能去开房”,然后头也不会的走人;要是Female回到不好,我应该鬼笑着说“现在想了不得,我叫别人来了嘎,你要观摩就跟着来”。

我心里美滋滋的准备闪人,Female呆呆的看着我,本能的把手抱在胸前,做出一幅防卫的动作,好像我要非礼她似的。我感觉我的计划已经成功了,耸耸肩然后走人。我还没有走出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声音。“我不叫哎,我叫吴熙,记不住的话,听过‘金银铜铁——无锡’么?念得准就行了。”我挥了挥手,继续走。

我走了快到公交车站的时候,感觉有人跟着我,回头一看,小偷没有逮到,却差点被吴熙撞到。“你搞么呢?还不走么?”“我看看你是不是要去找人?”“哦,是啊,坐车去找老相好噻。”“真的很想么?”“嗯,来的时候被个女人在公交车上蹭来蹭去的……”“我带你回我家,你敢跟着来么?”

我半天没有反映过来,呆呆的半张着嘴,等我反映过来的地时候,看见吴熙透过出租车的窗子对我做着鬼脸,吐着舌头,然后摇了摇手中的电话,扬长而去……

偶和偶MM之孤儿

November 10, 2005

偶对偶MM说:“独生子女结婚应该慎重。”

偶MM问道:“为什么呢?”

“如果伴侣选择不好的话,赡养四个老人可是够人受的。”

“切,怕啥呢?!大不了结婚前,问问人家‘你是不是孤儿’就行了。”

*_*#

Tags:

偶和偶MM之心理测试题

November 7, 2005

下面是偶MM让偶做的测试题。偶唯一的感觉就是——“哎哟,杂志小编们,你们就积点儿德吧,这种牛头不对马嘴的事情都拿来骗人是,*_*#”

交朋友简直就是你最拿手的专长,从你身上偶们看到了“广结善缘”最佳的诠释了。

说得好像偶很滥交朋友似的。

你很喜欢变化,旅游是你的最爱,越稀奇古怪的事情越能挑起你的兴趣。

偶最讨厌旅游,人那么多,玩啥玩呢。

当然,你更热爱自由,你一生奋斗的生活目标与哲学,可以用这么一句话来做标杆,那就是“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

偶不是泛自由主义者,偶中国历史读多了,偶一直觉得活下来比自由重要得多。

为了追求独立的自由,你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这也就是为什么,你始终都在人生的路上奔驰着,从没有停下来歇息的时候。

奔驰在偶看来是件好事情,总比无所事事要好得多吧。

你有个非常聪明的脑袋瓜子,善于用你灰色的脑细胞**过日子,对于大量使用劳力的工作还真有点儿排斥呢!

靠,偶干体力活要偶干得动才行啊。

你的适应力很强,特别是在有压力的危机处理当中,你可以游刃有余地把问题解决掉。

……无言以对,偶怕是没有那么拽,偶连做梦都不敢想的说。

非常具有韧力和弹性,是大家对你的认识。

……无言以对,偶怕是没有那么拽,偶连做梦都不敢想的说。

但是在选择朋友和环境上头,你就得多小心一点,可别来者不拒,三教九流之辈全变成你家的座上客。

认识朋友怕是不能太算计。

又因为你太善于言辞的表达,因此要谨慎地运用语句,避免冲动才好。

偶口齿不伶俐,偶MM还说偶普通话水平差呢。不过,控制情绪倒是记下吧。

水星掌控你的生日数字5,因此你和出生于6月、9月的人处得很好。

偶的好朋友很少有6月和9月的啊,连偶MM也不是啊。

星期三是你一周中最幸运的日子。

靠,偶MM常常星期三不陪偶吃饭。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