拇指间的心跳

拇指间的心跳

第四章道歉

生活还是入往常一样继续。与上周最大的区别就是,卢苇因为太忙没有同大兵一起去吃饭。另外一个区别就是,卢苇鲜有回复大兵的短信。
周二早上,卢苇起来,才发现家中只有自己一个人。看着嫂子在冰箱上的留言条,”哎哟,什么嘛,爸爸妈妈才出去玩几天,他们就不回家啦,还叫我自己解决温饱,自私的家伙。”
“咕嘟――咕嘟――咕嘟――”卢苇大口大口的喝着自制的橙汁,”我的时间怎么打发啊,要是晚上不用上班就好了。”
连平常最喜欢的喝的橙汁,对于卢苇来说,也没有了味道,”闲下来,真的不好受。”
当冰箱上的Mickey在空中来回的摆动,卢苇握起了拳头,”A za a za,Fighting!”卢苇是个情绪化的人,”我要善待自己。哼,让那些讨厌的家伙见鬼去吧。”
卢苇便开始了她一天最疯狂的决定――简单说就是――自己做一顿饭。对于别的女性来说,自己做饭是很平常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卢苇却不行。
倒不是因为她懒,而是自己一直没有机会,以前一直是妈妈在做,虽说不是什么特级厨师,可从卢苇记事以来,每顿三素两荤一烫,从未间断过。
好不容易,等到妈妈交班了,可是嫂子一点也不比妈妈差,而自己呢,却什么锻炼的机会都没有捞到。
以前,妈妈疼爱自己的女儿:”厨房里油烟那么大,苇苇,你就不要来了。”
现在呢,虽说嫂子不反对卢苇到厨房来,可是一忙起来,卢苇自己感觉像一个绊脚石,不知道该站来那里好。
卢苇爬在床上想了半天,却一点头绪都没有,道理很简单,原因不过是,卢苇只会做两个菜,一个是番茄炒鸡蛋,另一个是鸡蛋炒番茄。
“做饭还是真的是件麻烦的事,可妈妈和嫂子做来,怎么就那么简单啊。”卢苇看着天花板上的灯,”看来这样不行,总不能吃KFC和MC一辈子,或者常常上馆子啊。”
“唉,还是不要想了,等会儿再说吧。”卢苇又换了个姿势,”在百般无聊下,看来只能去网上游荡游荡了。”
其实也说不上游荡,卢苇只不过去看看新闻和收收邮件,看看有什么好的投稿。时间在流逝,卢苇的失望却随着时间的流逝增长。
看过几条无关痛痒的新闻和老生常谈的情感故事外,没有什么让卢苇高兴的事。有一篇很老套的投稿,还是被选中了,因为其中的一段话:
“昔日的回忆穿透了心扉
那纠心的甜蜜记忆
如排三倒海般溢上心头
无法入眠的夜晚
我集结了梦的片段
按耐不住指尖的触觉
虽然是电话留言
我却久久不肯挂断
只为聆听那怀念已久的声音
无法忘怀
你那温柔的脸庞
明明凝视着我
为何又会转开
遍寻不着明天的答案
直到我能再一次忘记你
……”
卢苇喃喃道,”不会是首歌吧,心里PH值小于七度的。”边说着边鬼使神差的在登陆MSN。
“啊,气人啊!”

From: "冰博蓝"<bingbolan@hotmail.com>
To: ""<jinjing@hotmail.com>
Subject:
Date: Fri, 21 Sep 2001 23:06:25 +0800
Accessories:

Sorry.
我只对你能否还我congming.mp3感兴趣。
恕我的坦诚与直率。

bingbolan@hotmail.com
Friday, September 21, 2001

“什么嘛!”卢苇厥起了嘴,”哈!真够坦诚和直率的。”
卢苇敲打着键盘,写到:

收件人:bingbolan@hotmail.com
主题:Re
附件:

是你求我,请注意你的态度。
我高兴的话,我会的,如果惹我生气了,你就想都甭想啦。
另外提醒你,无论如何都不要对女孩子发脾气。
       
jinjing@hotmail.com
Tuesday, September 25, 2001

“真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这样说话。第一封Email跟第二封简直是天壤之别嘛,还给我那么期待了那么长时间,等来的却是这样。”卢苇呆呆的盯着Lenovo的显示器。
过了许久,卢苇喝了一杯果汁后,手里在玩着杯子,”好像这样才对,那么第一次就跟不认识的人显得很亲切的样子,又不是作销售的,弄不好还是个中学生呢。”
“现在的孩子真的好好玩,像我以前读高中时,那里知道什么男女朋友的,连跟男孩子讲句话都紧张得不得了。”
卢苇关了电脑,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放起了CD来。自己抱着双脚,坐在窗台上,卢苇喜欢这样坐着。身体在优雅的Blues中舒展,对于卢苇来说,这是很好的享受,当然看书也不错。
仲秋的阳光洒在房间里,芦苇感觉到这一刻的惬意,自己仿佛如同光线里乱舞的微粒,没有束缚,自由自在的随着自己的步伐舞动。忽然想起了一首五言绝句:
“波澜誓不起,
我心古井水。
世界微尘里,
吾宁爱与憎?”
“呵呵,怎么会想起那么感伤的东西来,要是真的如同一粒微尘就好了,人们就不会那么多的烦恼和欲求,便会少一些尔虞我诈了吧,多一些真诚。”
当肚子第三次提醒芦苇――”我饿了”的时候,芦苇收拾了凌乱的房间和自己同样凌乱的思绪,准备自己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
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走,看着饼屋橱窗里,那看上去很好吃的面包,芦苇不禁停下脚步,好像种类还很多,奶油的,黄油的,朱古力的,巧克力的……”好多哦,看得我都想吃啦,看还有果冻和布丁,呵呵。”
“唉,还是算啦,这样的快餐和方便面有什么区别。”芦苇拿起手中的袋装牛奶咕咕嘟嘟的喝着。芦苇讨厌方便面,她自己吃过的唯一次方便面,是在大兵的家里吃的,她说了只认为很准确的一句话:”烫比面的味道好,不知道是不是味精很多的原因。”差点把大兵给气晕了。
“唉,还是去台里的食堂得了,现在,打车过去应该还来得及。”芦苇便向路边走去,招了招手,打了张出租车回台里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

冰博蓝看看了窗外的景色,心想:”樊玲这个女人,怎么会挑个这种地方啊,赔礼道歉也不用到这种豪华的地方啊。奶奶个熊的,看看今天带的5张毛主席不知道够不够用。”
这是一家西餐厅,冰博蓝跟姐姐来过,这里的东西贵的吓人。但他从来都不在乎,因为他想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里请人吃饭。
在冰博蓝看来最有趣的是――菜单。菜单有两种,一种有价目表的,一种是没有价目表的。
姐姐曾告诉过他:”如果是有价目的话,一套两份,给女士的那份价高,男士的才是真实价格。如果是没有价目的话,也是一套两份,同样给女士的那份是没有价格,给男士的才有价格。”
冰博蓝喝完一杯水的时候,樊玲还没有来。看着热情的服务生,他又只好要了一杯咖啡。边喝咖啡边嘟嘟喃喃道:”什么嘛,半天还不来,这样的话,足球之夜都不用看了。”
当冰博蓝眼看咖啡快要喝完 ,考虑是否需要再点点什么东西的时候,才见樊玲和双儿慢悠悠的进来。看着两人那么亲密的样子,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啊。
双儿和樊玲来到桌子前,冰博蓝站了起来,看见服务生已经在旁边,也就放弃为双儿扶椅子,三个人也就坐了下来。
看着周围的人,冰博蓝心想:”樊玲啊樊玲,周围都是一对一对的情侣,真不知道你想些什么。你要不是班主任,你……”
“双儿,吃什么好呢?”樊玲对着双儿说,”应该去持法国菜,蜗牛不错啊。”
冰博蓝这下子可不干了,一本正经的说,”现声明啊,我带的钱不多,贵了,我可不管。”
就差小拇指儿大的那么一点――把服务生给逗笑了,双儿和樊玲就不提了。冰博蓝这下可糗啦,不过在他看来――樊玲跟自己的误会应该一扫而光了吧。
双儿笑着说:”瞧你,害得我隐性眼镜都顶着眼皮了。”然后指了指洗手间起身去了。
“唉,关我什么事,是你自己要笑的。”冰博蓝跟着双儿起身而去,”等等我,我跟你扶你去吧。”
樊玲看着他俩的背影微笑着,”真是两个小孩子。”忽然对面坐下了一个人,樊玲立刻看到一张令她恶心的脸。
“玲玲,你一定得原谅我”
“郭峰,你竟然找到这儿来了?”
“玲玲,你得帮我,我不能就这么完了。”
“我能帮你什么?”
“我知道我当初错了,我鬼迷心窍,你就原谅我吧,我们从新开始吧。”
“你和我还没说清楚吗?那我就再跟你说一次,我不想再看见你!”

樊玲看到冰博蓝和双儿已经走了过来,站起身拉过冰博蓝,”仔仔,来给你介绍,这就是那个让我撞了你的人!我的前男友,郭峰。”
“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双儿心想,但还是对姐姐的前男友礼貌的笑了笑。
冰博蓝一呆,随即伸出手笑着对郭峰说:”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呢。”冰博蓝知道面前的郭大公子是谁,但没有想樊玲撞了自己是因为他。
“虽说自己和菁菁是托他的福才能得以念了大学以后才出国,可是一想到自己就是因为他,才和班主任闹出的一大堆笑话……”冰博蓝在心里骂道,”王八蛋,你知道她是谁吗?白痴。”
郭峰脸色变了,几乎所有人到能看到他脸上写着愤恨不甘几个字。忽然间他却对冰博蓝露出笑脸,”说实话你还真有眼光,她真的挺有钱的,而且她老爸更厉害,你呀,后生可畏,傍上她起码少奋斗二十年。”
郭峰在这点真不如他家老头子,要是他知道自己后来的远走他乡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话,他一定会后悔他说的话。
“郭峰闭上你的嘴!别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樊玲怕他的话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毕竟一个是自己的妹妹,一个是自己的学生。
却听见双儿说:”郭先生,难为你跟玲玲姐这么久,她身上比钱更好的东西你都没看到?那我真得替玲玲姐――谢谢你――当初甩掉她。你就像那些不识货的生意人一样,只会给古董标价却根本不知道它真正的价值。”
“你说什么?”郭峰也没想到双儿会是这个反应。连樊玲和冰博蓝都惊异,但樊玲更多的是欣慰。
冰博蓝面无表情地对郭大公子说,”你走吧,别让樊玲更看不起你。”然后对樊玲和双儿笑了笑。
郭峰冷笑了几声:”小子,你也别美,你以为自己是真命天子吗?她喜欢小白脸是出了名的,哪天腻了,把你扔的远远的,你趁得宠能捞多少捞多少。”
旁边已经有两桌看了过来,用奇异地眼光打量着四个人,他索性声音更大,”这个女人仗着有钱和男人鬼混,要多烂有多烂,不过就有这种人贴上来。”
樊玲已经拿起一把叉子几乎向他插过去,却给冰博蓝制止了,平静地说:”郭先生,你不要纠缠了,她不喜欢你,你就大方点,何必在这儿造谣呢。”
那几桌人开始是看到郭峰低声下气地跟樊玲说话的,现在冰博蓝这么一说,几乎就相信他是求爱不成而出口侮辱了。有几个还小声说:”这男的真不拘气。”
“小子!你等着!”郭峰恼羞成怒的转过身去想走。
“郭峰,你给站住,想走?!”冰博蓝一声叫道,一把拉住了郭峰。”马上给樊玲道歉。”
整个餐厅里,一下子静了下来,连弹钢琴的美女都停了下来。
郭峰不屑一顾道,”小子,我是看在樊玲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的,你还想怎么?”
“为了你以前的所作所为向樊玲道歉。”
“就凭你?!”郭峰一把推开了冰博蓝。
冰博蓝退后了一步,仍然微笑着:”我要你为了你今天说的那些话道歉。”
“你一个小白脸,还想要我道歉。”郭峰说完,转身要走却又听见冰博蓝字正腔圆的说:”我要你向樊玲道歉。”
郭峰转脸来对着冰博蓝说,”你还有完没完啊?”
“王八蛋!”冰博蓝骂着一挥拳头把郭峰给撂翻在地上,”我最见不惯你这样的男人。”
一下子,安静的餐厅里全炸锅了。有说郭峰活该的,有说冰博蓝不对的。
樊玲拉着冰博蓝和双儿想马上走,”你动手打人干吗,还不快走,我会叫人处理这事的。”
郭峰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想走?樊玲,这次我看你怎么办。”
“不走,怎么会走呢。叫派出所行吧。”冰博蓝说道。
这下可把郭峰给乐坏了,心想:”小子,你应该叫110。等会儿到了派出所里,看我怎么收拾你。”郭峰答道,”好啊,你报警,还是我报警?”
“随便,不过,还是我来算了。毕竟我先动了手,再先一次无所谓。”冰博蓝拿着双儿的电话向洗手间走去。

“小宝,我,仔仔。”
“不要闹了,我在街上执勤,不能接电话的。”
“那还不是接了吗,真找你有事。”
“是啦是啦,快说吧。”
“我在你的辖区里打了人。在西餐厅呢,你快来吧。”
“哈哈――哈哈,你小子会打人?”
“没开玩笑,要是110来了,我就糗大了。”
“真的啊?!在哪里?”
“你辖区里有几个西餐厅啊。”
“知道了,两分钟就到。”

当冰博蓝回来时,双儿小声说,”你疯啦,他爹是警察。”
冰博蓝揉着右手笑着说:”不知道,怕什么,有你姐呢,怎么说他也得给你姐面子吧。”
樊玲白了冰博蓝一眼,”早知道就不来了,我还是打个电话跟我妈说一声得了。”
“樊玲,你被他气晕啦?!”冰博蓝抢个电话,”要你老妈帮忙,我不会打110啊。”
“怎么办,总不能让警察把你带走吧。”樊玲无奈的说。
“报都报了警,还是等着吧。”
双儿耸了耸肩,”也只好这样啦。憨包有天养着。”
“这时候你还损我?!双儿,你太过分了吧。”
就在说话的时候,两个警察和几个联防队员进了。带头的那个警察就是小宝,他一进来便让联防队员劝说其他人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该继续的继续,该结账的结账;自己却很热情地向郭峰走去。
双儿又蹦出了一句,”看见了,这就是片警儿。”
冰博蓝笑了笑说:”敢情他还过来向你姐请安啊?!”
“郭大公子,今天那么闲心啊。难得难得。”
“哦,小老弟啊,今天的事可要公事公办啊。”
西餐厅里的人一听,便支支吾吾起来。小宝看了看情形,把当事人叫来,”到派出所解决行吗?你们看总不能影响人家做生意啊。”
郭峰心里一笑,”人还是自家的好。”脸上却没有显露出来,”好吧。”
冰博蓝耸了耸肩,”我没意见,就是觉得打烂了餐厅里的东西,怪不好意思的。”
“哦,这样啊。”小宝把经理叫了过来,”信得过我吧,明天一早把损失的物品列个清单给派出所,行吧?!”
经理面带非职业般的微笑点了点头。
这一行人便向派出所走去。

当然,最后到了派出所时,樊琳和双儿已经先走了。这可把郭峰给了,心想:”小样儿,你还嫩点,现在目击证人都没有了,我看你怎么办。”
冰博蓝倒是觉得省心了,要不然还得给家里的人解释怎么打人,一定会被笑话的――”原来是为一个女人而打架啊。”
到了所长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有个女人在里面等着了。
“哟,小梅子,你来得还真快啊。”小宝对女人笑着说。
郭峰一看,有点感到奇怪,”这不是梅子律师事务所的头牌吗,可能是小宝的女朋友吧。”
冰博蓝见姐姐的第一直觉是――”惨了,家里面绝对会知道的。”
女人很端庄的与小宝握了握手,”你好,我是冰博蓝的法律监护人。”然后对郭峰礼节性的笑了一笑。”小崽子,你长大了,会打架了是吧?!”
冰博蓝喏了诺嘴,”我打烂了东西,让您来善后的,我没钱别人家了。”
“吃饭了没?”
冰博蓝摇了摇头。
“小宝,你带他去吃点东西吧。”
小宝和冰博蓝走出办公室后,女人对郭峰说:”先生,你好。这是我的名片,你叫我梅子就行。”
“哦,你好。我姓郭,单名一个峰字。”
“你看能有和解的可能吗?”
“这个应该让警察来先作处理吧。”
“那就是说没有和解的可能咯?”
“也不是,但不可能是这样简单吧。”
“我呢,只想把大事化小。”
“我能想让公事公办,用法律来解决。”
“郭先生,你可能是太义气用事了。”
“没有,没有。现在是法治的时代。”
女人又是礼节性的笑了笑,便没有说话。郭峰一直在想,”在那里见过这个女人,怎么就想不起来呢。”

过了一会儿,当联防队员给当事人作完笔录以后,女人看了看笔录,了解了事实的经过,笑了笑,”原来是为女人打架啊。”
“郭先生,依我看,这事必须和解。”
“凭什么啊?”
“能单独聊聊吗?”
“行。”
两个人便来到派出所的院子里。”郭先生想必就是人称的四大公子之首的郭大公子吧?”
“哦,你太抬举我了。”
“令尊好像是下一届厅长的热门人选。”
“你知道家父啊,那还要和解干啥呢?”
“好吧,既然你那么说,我也就实话实说吧。冰博蓝是我弟弟。家母是电力公司的书记。”
郭峰好像突然想了起来。
“家父姓方,我就是你们那些八旗子弟常说的’方家小幺’。”
“哦,失礼了,失利了。”
“你知道你的前任女朋友是谁吗?”
“您说樊琳啊。”
“是啊,我就是说樊琳――樊书记的大千金。”
“什么樊书记啊?”郭峰听了一头雾水。
“哦,忘了,樊琳一向低调,你不知道她是省委副书记的女儿吗?”
“这个……”郭峰纳闷了,心想”怎么会是樊书记的女儿啊,我怎能跟她拜拜啊?”
“今天打架好像是因为樊琳而起吧。”
“嗯……”
“你说,打你的那一拳得赔多少呢?”
“这个……”
“其实,你放心,樊书记很正直的。”郭峰并没有回答,还是女人一个人在说,”樊琳就不是个女孩子,可是你不让和解,让我很难办。我弟弟向来很乖的,家里人都笑话他没有力气,我知道他为一个女孩子打架,你说我应该责怪他,还是应该樊书记来处理。”
郭峰缓过神来,尴尬的笑了笑,”那……那就和解吧。”
“呵呵,郭大公子真是好雅兴。要给你指条路吗?”
“哦,您请讲,请讲。”
“其实也不怪你,要是他不是我弟弟不是就不会出这事了。”
“是啊,是啊,我那里知道是他是您弟弟呢。”
“今天的事情,令尊不知道吧?”
“如果所里不向上报,应该是不知道的。”
“那就好吧了,劝劝令尊令堂移民吧。”
“你……你,你这出的是哪门子的馊主意啊。”
“对不起,我也没有办法,这对大家都好。你要是什么时候想不通找我弟弟去怎么办?”
“我再怎么想不通,也不至于和方家小幺过不去啊。”
“为了你令尊的清誉,这是最好的办法。”
“你是说家父有问题。”
“你说呢?!即使是像你说的那样没有问题,要是查来查去的,仕途不会受影响吗?真的没有问题吗?要是樊书记知道他玩了她唯一的女儿,你说会怎么呢?”
“你怎能出这样的主意啊?”
“要是其他人处理的话,会像我这样给你退路吗?比如樊琳,或者是樊书记呢?”

+
+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拇指间的心跳”

  1. vicctoriorus76 Says:

    Here are some links that I believe will be intereste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