拇指间的心跳

拇指间的心跳

第二章相识

卢苇慵懒的睡在床上,透过落地窗,看着天边的光线一点儿一点儿亮起来。”这是几点了?怎么太阳才刚刚生气来啊,不是醒得太早了吧。”
“朝阳透过窗户,爬上了墙壁,在空气中散播着柔和,温馨弥漫在我的房间里,思绪随着呼吸在跳舞……”卢苇的脑海里擦出了这样的火花。
看着墙上的橘红,卢苇挪了挪身子,想找一个舒服的姿势,来欣赏这对于她如同奢侈的景色。对于卢苇和大兵这样的人来说,欣赏朝阳,真是勉为其难。
卢苇在感受橘红的同时,在回忆她昨晚的梦。这是她的习惯,醒来后在床上躺着再小憩一会儿。想一想自己的梦,或者昨天发生的事,或者今天要做的事。在这点上,她和大兵是且然不同的。
卢苇的生活有过去时,现在时,将来时。她会回忆过去,计划现在,憧憬未来。而大兵呢,他的字典里就好像只有现在时,他不在发生过的和即将发生的事情,他关心的只有他能掌握的东西,也是现在正在进行的事情。
卢苇抚摸着额头,感到自己的梦还是让自己感到模糊不清,看看梳妆台的小钟,:”哎哟,还真是很早。今天干什么去呢?叫嫂子去做脸吧,不行,白天,她没有时间……哦,哥不是说今天要陪老爷子早起吗?会去干什么呢?”
“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
“不是吧,干嘛呢!?”卢苇把Nokia扔到了床上,流氓兔给重重的摔了一下。
“宝宝,痛不痛啊?”卢苇捡起了Nokia,轻轻地抚摸着可爱的流氓兔。”伤没伤你,都是怪哥哥神神秘秘的,跟爸爸出去就出去嘛?也用不着关机吧,弄不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呵呵,等会儿咱们好好的问问他。”
卢苇穿着睡衣在空旷的房间里,渡来渡去,”哦,有了。”
“嘟……嘟……嘟……”
电话在响了9声之后,终于通了。
卢苇不等接电话的人说话,便叫道:”大兵,中午一起吃饭吧?”
“大兵他不在!”电话那头慵懒的说。
“嘟……嘟……嘟……”挂机的声音从Nokia传出来。
“切,什么嘛?一个住,又不是女人接的电话,omg!(Oh,my god!)好,你有种,我看你睡,我这次打你CellPhono,除非你关机,不然我打爆你,我让你睡。”卢苇的小脑袋瓜子已经被搞恶的念头所占据。
“他不……”
“我知道他不在,告诉他,今天老时间老地方吃饭!”
“嘟……嘟……嘟……”电话又挂断了。
不过这次是电话那头比较奇怪,”我还没说完呢,怎么就挂了呢!?”

“卢苇,你怎么来单位干啥?加班吗,不要给我们那么大的压力。”办公室里的赵大姐说。
“才没呢,我想赵姐了啊,不就来看看,在家也没有事情做啊。”
“我今天怕是要走好运了,能见到我们的贵人,比见到台长还难的事都发生了,哈哈……哈哈”
“您褒我还是贬我呢?赵姐。”
“说的事实,早上见到你,挺不容易的。不会真是想我吧?”赵大姐本来想说”不会是真想我这个老大姐吧?”看着卢苇青春阳光般的笑容,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不是就比她早结婚了十年出头吗,怎么会老呢!?”
“哦,我差点给忘了,不说了,回见。”卢苇便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呵呵,这次不能把你给忘了,我还期待你背后的故事呢。”卢苇打开了桌上的Lenovo。然后又放下手中的公文包,取出NoteBook。
等待两台电脑开机的时候,卢苇揉了揉,”还真是重,认得我就打车了,还去挤什么公车。不过,也挺好玩的,那个婶婶也真逗,’小姑娘,你坐吧,看着我很老吗?老到要人让位子的年纪了吗?……’年龄真的是女人生命里的一道槛么? ”
“不是吧,一张小软盘就够装,还叫我拎着笔记本来。失败!”
被上的单肩休闲包抖了起来。
“谁啊?”卢苇拿出Nokia来,流氓兔跟着震动在跳动。

A Phono from
大兵

卢苇看看了Nokia的蓝屏,怪异的笑容从脸颊掠过。
“喂,您好!请问您是?”
大兵正在啃鸡翅膀,一口下去几乎卡在喉咙里,惊恐得大声疾呼:”不好意思,打错了。”
电话那头忍不住笑了起来,大兵觉得很熟悉,边咳嗽边说:”苇苇,是你吗?”
“恶心不你。是。拜托不要乱叫。”
“我开以为打错了呢,差点把骨头卡在喉咙里了。”
“不是吧,刚刚乱吠,可能觉得是狗,现在骨头都出来了。喂,你是狗吗?”
“贫吧,你!早上什么事?”
“哦,那个小流氓没告诉你啊,蹭你饭哪?”
“恶心不你,一会儿狗,一会儿流氓的。”
“谁叫你不接电话,还他不在呢!切。”
“太早了啊,现在是秋天,怎么内分泌还会失调啊。”
“恶心不你,再说我挂了。”
“你说我就行,我说你就不行。什么逻辑。”
“好吧,行行行。就这样吧。”
“别,别别,你在哪儿,怎么会有怪怪的声音?”
“哦,想听吗?我的爱人给我的。”
“我什么时候给你了什么了,怎么不记得了。”
“臭美,会是你吗?”
“给我听听。”
“等会儿,吃饭再说吧。”
“不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真想听?半个小时后在老地方见。”
“不是吧,才十点,吃饭还早呢?”
“你不会去二楼的岸香coffer?笨啊。”
“在电话里,不行吗?”
“问题是我还有事要问你呢。”
“好吧,十一点吧。我才起来。”
“你不会要打扮打扮吧?出门就行了啊。一个男人么……”
“不要吹我,急了,忘了钱包,很麻烦的。”
“哦哟,又不要你请客,怕啥呢。”
“我不是怕,是怕女服务生。”
“好吧,你尽量吧。”

“先生,今天怎么一个人。”服务生问道。
“嗯?一个人?”
“啊,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哦,我是想说,我没迟到么?”
“先生,您看?”
“老位子还在吧?两个人,还是老样子,不过现上一杯,等会儿再上一杯。”
“好的,请稍等,先生。”
“哦哟,不要那么客气,先生先生的。”
“对不起,先……”服务生报以比职业更甜的微笑。
“那谢谢你,先给我杯水,还有纸。我怕迟到,小跑上来的。”
……

“小姐,这边,先生在等您。”
卢苇一头雾水,喃喃道”不是要十一点吗?”
“小姐,真羡慕您,先生是跑着来的。”
“哦,是吗,谢谢你,我看见他了。”
“听说你是跑着来的?”卢苇站在桌边问道。
大兵答道:”别听她们瞎吹。”
卢苇看了看大兵没有动静,便自己坐了下来。
“怎么样,有没有压力啊?我的爱人发给我的。”卢苇微笑着说。
“不错,就是业余的。”
“哈,还业余,怎么不见专业的给我录一段。”
“想听,还是咋的?听Bandary吧。”
“又不是只为我一个人的,听了也不会有磬入心扉的……”
大兵透过眼镜,看着桌子对面的女人,确切的说是少女,”我与你真的只有一臂的距离吗?女人心,海底针。”
“哪,我们什么时候去亲近大自然吧。”
卢苇放下手中的筷子,擦了擦嘴,”真的吗,不是醉话?!”
“哦,随便说说了。”大兵低着头,并没有注意到,女人的眼中从期盼到失望的微妙变化。
“你,好像在南方上的学吧?”
“嗯,那时候觉得,江南的女孩子挺漂亮的,就去了南方。”
“噢,看不出来,我还以为你不食人间烟火,禁欲了四年是。”
“你又没有问过,我便不曾说起。”
“校园美么?有银杏吗?”
“还可以,银杏不是每个南方的城市都有的。”
“我还以为你和你的初恋,手牵着手,在银杏树下培养爱情呢。”
“哈哈,现在这一季节应该是银杏变黄的时候。你改行研究植物吗?”
“没,节目需要。”

“仔仔,放学了,还不走吗?”冰博蓝的Partner――双儿――叫醒了坐在后排睡觉的冰博蓝。
“你怎么老喜欢来教室睡觉啊?”
“我,一般了,太无聊了噻。”
“你不听课,你能明白讲什么吗?”
“那不是有你的吗?不然叫Partner干啥?”冰博蓝边收拾东西边笑着说。
“我就这角色啊!”
“怎么了,那么吃惊。一起吃饭吧。”
“算啦,下午我还有事。”
“听着,你现在陪我吃饭,下午我陪你办事。”
“别指望你了,没带钱包吧?”
“什么话,不去拉倒,不是下午要去见那个男孩子吧?”
“不是太麻烦了,我把银行卡弄丢了。”
“不麻烦,我陪你去得了。出去吃吧,帮你扫扫霉气。”
“好吧,我也嫌挺远的。真的愿意跟我去?”
“是啊,不信你摸摸我的心,平稳得很。”
“你是不是老喜欢揩油啊?去吃什么?”
“吃鸡吧。”
“哈哈……哈哈,我只是说你揩油,你也不至于那么大反应啊!?”
冰博蓝想了想刚才说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没事,别笑了。去吃宫保鸡丁,行了吧?”
这下可好,把双儿个逗乐了,冰博蓝也笑了。”看那个女生,大一的,一来就用手机,听说上课还带笔记本呢。””没机会了,看那小子不知道跟说了什么,笑得那么开心。”……
冰博蓝笑着听到后面有人在谈论他们,想回过头去看看,又觉得不妥。便拉起双儿的手,快步教学楼下来。
双儿给冰博蓝的举动吓住了,想问个究竟,却由于左手被拉住,只能跟着往前走。被冰博蓝挤开的人都吃惊的看着她,”唰”,脸一下全红了。一个脸红的女孩子被一个男孩子拉住快步前行,看的人更多了。
“你干嘛呢?”双儿跟上冰博蓝的步子,小声问到。
“不要问为什么?你信不信我在这里吻你!”
拥挤的人群一下子停了下来,让开一条道。霎时间,双儿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只是想赶快离开这里,她知道自己发烫的脸不知道红成什么样了。
冰博蓝一句话反而让他们俩很容易的穿过了人群,在两人走过之后,停止的人群又继续东了起来。

冰博蓝和双儿吃过午饭后,便去银行了。一路上,双儿都在嘟嘟囔囔,对冰博蓝出格的动作感到生气,对蹩脚的解释感到失望。
冰博蓝就是一句话,”一个男孩子对女孩子说那三个字(吃鸡吧)很龌龊的,不就拉着你一起跑了。”
在补卡时,冰博蓝让招商银行的小姐给客气的请出到一米外。双儿本来想让冰博蓝留在身旁的,自己还真有些搞不定。大不了对小姐说”我男朋友,咋的?”,双儿看着冰博蓝客气的说了句”对不起”,又没有把话给说出来。
冰博蓝在沙发上坐了好久,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就在大厅里走来走去,消磨时间。
双儿回头看了看在大堂里踱来踱去的冰博蓝,又看了看一脸认真的柜台小姐,面对手续上的问题,自己又不知道如何是好。向冰博蓝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可他又没有看见。
无奈之下,双儿跑了过去,像中午自己所受的待遇那样,把冰博蓝给拉了过来。”老公,你帮我办吧,我休息一会儿。”
冰博蓝很吃惊的看了看双儿,又同样吃惊的看了看柜台小姐,一脸的不知所措。
柜台小姐打破了尴尬,”是这样的,你女朋友的身份证有出入,号码不一致,而且不能出示其它证明。所以……”
冰博蓝看了看柜台小姐的工作牌,”李亚丽小姐,身份证号码不一致,那不是还有姓名吗?不会有同名同姓的吧?”
“因为不能用身份证搜索,只能用姓名,但有两张卡在同一名字下。”
“那再看身份证不就行啦。”
“对不起,看来你们只能发卡行补办。”
“这里不是总行吗?”
“但卡不是我们发的卡,你们还是去发卡行吧。”
冰博蓝现在知道,为什么等了那么半天,也明白为什么李小姐的服务评定是”三星”了。
“你稍等,我去问一下。”
“身份证和补办申请。”
“放在你里面不行吗?”
“你看后面还有人哪?”
冰博蓝在心里骂了一句:”就因为双儿不是VIP?认得叫小宝那个拿着营业执照的流氓来。”(小宝是人民警察,不要误会。)
冰博蓝来到双儿面前,耸了耸肩,”叫去发卡行补办说。”
“赶快走吧,都开三点半了。”
“把电话给我。”
“干什么?”
“借张车,要不然等你挤车到了,人家也下班了。”
“最好是打移动的。”
“哈,不用了,用他们的。”
双儿一头雾水的看着冰博蓝,拿着Moto的手,伸到一半有缩了回来,看着冰博蓝走到了大堂经理办公处。双儿没有跟过去,自言自语道”麻烦了,认得不要叫他来,看来要吵架了。”
“先生,借下电话,可以吗?”
穿蓝色西装的大堂经理很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因为从来没有人会来这借电话。
但冰博蓝不等允许,便拿起了电话。
等电话讲完,大堂经理感到了情况的不妙,却怎么也无法把听到的内容和一身休闲装的,酷似学生的年轻人联系起来。
“先生,谢谢。”
看着正要转身的年轻人,大堂经理小心的问了一句”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哦,对了,二十分钟后,请您来转告我说,’堵车了,你的朋友来不了了。’其它的当什么都没有发生,OK?”
“是的,先生,很高兴为您服务。”
“仔仔,没吵架啊?”
“不是吧,双儿,你以为我去吵架啊。”
“我电话都拿出来了,你却一转身走了,怎么样?”
“我晓之以礼动之以情,才借到电话,十五分钟车就到了。”
“喝水吗?双儿,我口渴了。”
“嗯,出去买吧?”
“哼,喝他们的得啦,蹭他们点水不碍事。我去拿。”
冰博蓝和双儿在喝水时,双儿说:”仔仔,十二点钟方向,美女向你走来。”
“切,怕是向你吧。”
“是李双儿,李小姐吗?”
双儿装作没事的一样跟冰博蓝说着话,一听那美女是来找自己的,差点没被水给呛到了。
“是,是我。”双儿站了起来。
“刚才的事情,非常抱歉,让您久等了。”
“嗯,什么事?”
“就是您来补办银行卡的事情。”
“哦,不用客气,还是用你吧,太客气了,我不习惯。”双儿把水递给冰博蓝,揉了揉即将发红的脸。双儿就是这样,一惊张就会脸红,好像冰博蓝以前的同学――玲儿一样。双儿拉了拉在玩纸杯的冰博蓝,示意他跟着一起来。两人跟着穿职业装的美女向VIP室走去。
冰博蓝向双儿指了指告示牌说,”呵呵,20万才能去贵宾室呢。”
“我的心扑咚扑咚跳个不停,等会儿从这里出来,不会被人抢吧?!”
“要不要我牵着你?”
“你还是跟我说点其它的事情,让我分散下注意力。”
“嗯,美女怎么不穿制服不带胸牌啊,奇怪?”
“谁知道,怕是接话员,或者专门处理投诉的。”
“不是你去投诉的吧,仔仔。”
“看着我的眼睛,我――是――借――车。”
“看了也白看,死鱼眼说假话也不会瞳孔放大的。”
“欠打击啊,你。别以为有美女在我就不会打击你。”

“两位请坐,稍等。”美女打断了两人的耳语。
“仔仔,贵宾室就是贵宾室,连玻璃栅栏都没有,这样的环境才有人情味。”
“得了吧,要不然你还想说’是我也愿意在这里多存点钱’。”
“你还是叫刚才那个柜台小姐来吧,我看你不穿制服不带胸牌的,应该不是你负责吧,美女。”冰博蓝坐下后,先说道。
“哦,好的。”美女先是一惊,但很快微笑着说。
过了一会儿,美女端着两杯咖啡过来。
“谢谢,矿泉水就可以啦,不用那么客气。”冰博蓝自己也没有想到。
“得了吧,换来换去,又要麻烦人家,谢谢啦。”
“不用客气,是Maxwell House的,不是雀巢,换矿泉水也可以。”
冰博蓝一脸迷惑的说,”不用了,VIP都这待遇?”
“不是的,如果介意,就把它看成是美女对你的谢意。”
双儿在一旁偷偷的笑了,把头凑到冰博蓝耳边,”你又歪打正着了,是不是不知道就叫什么,才叫美女呢。”
“什么话,是姑娘都是美女,只是多美一点还是少美一点的区别。”
柜台小姐进来了,还没有到桌前,就用比职业笑容还甜美的表情说,”刚才不好意思,请您……请您们多多见谅。”
“这是刚刚传真过来的原始开户记录,李双儿小姐,您看看,这两份那一份是您的。”
冰博蓝看了看其中的一份,便递给了双儿,一抬头,没有看见人,看见红色职业裙的腰部。才发现李亚丽一直站着,”坐吧,站着给人很大的压力。”李亚丽没有坐 下,用眼睛指了指后面。冰博蓝一回头,差点把脸贴到刚才的美女脸上。冰博蓝以为美女走了,却那知道现在正弓着腰杆和双儿说什么,正好站在冰博蓝与双儿中 间。
美女微笑着直起腰杆,什么也没有说,什么表情也没有。冰博蓝倒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差点撞到美女脸上。”坐吧,站着干嘛呢,不累吗。我还以为你走了。”
美女坐下后,李亚丽才跟着坐下。一张小圆玻璃桌,李亚丽坐在冰博蓝旁边,美女坐在双儿的旁边,告诉双儿手续如何如何。
冰博蓝看着李亚丽有点不对劲,不是前后转变太多的原因,他在大堂经理那里打完电话就知道李亚丽会很客气,但现在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却说不上来。
“不想笑就不要笑了呗,李小姐。”冰博蓝把头凑到柜台小姐的耳畔,轻语道。凑近一看才见到眼珠子湿润润的,冰博蓝递过手帕,”到洗手间补补妆吧,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
李亚丽被叫到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就知道闯祸了,在没有被训的情况下回到岗位,更让她忐忑不安。刚才叫到VIP时,她就如坐针毡了,想着肯定要被羞辱一番。现在倒好了,冰博蓝一句话,眼珠子更湿润了,要掉眼泪一般。
柜台小姐接手帕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坐着也不是,起来也不是。”不是被训了吧。”冰博蓝低语道。柜台小姐摇了摇头,冰博蓝把手帕塞过去说到”李小姐,没有水了,矿泉水就可以了,四杯啊。”柜台小姐没有办法只好出去了。

手续办得很快,还没有到冰博蓝计划的二十分钟就完了。当一行四人来到大厅时,寒暄了一番。不过是叫冰博蓝他们不要在意今天的不愉快。
双儿很高兴,因为事情办完了,而且本来要七天以后才能来领的银行卡,也先给了她,手续费也是柜台小姐垫付的。冰博蓝却一般,他感觉因为自己的鲁莽给柜台小姐添了麻烦。
冰博蓝想了又想,拉着柜台小姐,向大堂经理处走去。
双儿一下子傻了,”拉我倒是没有什么。怎么见姑娘就拉手啊,丢人啊,真想找个洞钻进去。”
“你训她了?”冰博蓝问大堂经理。柜台小姐一听懵了,大堂经理也不知道自己面前的年轻人在说什么。
“她下午出公差,现在先走了,你帮她补手续。”冰博蓝拉着发懵柜台小姐要走。
“我说了不算,您得问秦总。”大堂经理说。
“我不知道秦总是谁,现在你最大,跟你说一样。”
“不知道秦总,她送着你们出来,还不知道她。”
“跟双儿站在一起的那个美女!?”
大堂经理不知道双儿是谁,就没有回答。柜台小姐答道:”是,那就是秦总。我以为你跟她是亲戚,要不然你就是她的大客户。”
冰博蓝放下了柜台小姐的手:”李小姐,我闯祸了,我什么都不是,我不认识他。”
这时,双儿和美女也已经走了过来。美女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大堂经理刚想说话,冰博蓝打断道:”美女,你是秦总?”
美女笑着说,”我就是秦淑贤,小杨,那张名片给我。”大堂经理连忙把名片递给冰博蓝和双儿。
“刚才叫你美女来着,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为不知道名字而已。”
“不怪你,刚才下来的太忙了,忘了别胸牌。”
“刚才让你端茶倒水,不好意思。”
“没什么,不用在意。”
“让你站在我身后,也很不好意思。”
“你不是叫我坐下来了吗?”
“今天真的不好意思。”
“应该是我们服务不周,对吧,小李。”
柜台小姐连忙答道:”是,是是。”
“那个……那个……”
“还有什么吗?”
“能让李小姐送送我们吗?”冰博蓝本来想问”你为什么骂李亚丽的?”,可又一想要回答一句”还不是因为你。”,那岂不是更麻烦。
“小杨,安排张车吧。”
“不是那个意思,放李小姐二个小时的假吧,就当送我。”冰博蓝说到,”李小姐,有车吗?”
柜台小姐连忙答道,”我有辆小摩托,……”因为她也没有见过人敢和秦总这样说话,应该有来头。
“小杨,派张车,把钥匙给小李就行了,咋样?”
“谢谢,秦小……不,秦总。”
“还是叫我美女吧,看你多不习惯。以后有什么问题,打我的电话就可以啦,名牌上有的。”
“呵呵,还想我们给你添麻烦啊?是吗,双儿。”
“哦,是麻烦才找我啊?开玩笑了。”
冰博蓝看看秦淑贤甜美的笑容,不知道有那分是职业那分是真诚,也只好笑了起来。在笑声中,冰博蓝为自己和双儿骗了趟车,不用去挤车而高兴;双儿为自己能顺利办完事情而高兴;李亚丽为自己犯了错误没有被训,还得了假而高兴。

冰博蓝和双儿坐在后座上,双儿问道:”今天怎么像演电视剧啊?我还以为今天办不成了是,现在可以好了,一趟就搞定。””是啊,真是憨包有天养着。”
“不是因为你吗?”
“我,哈哈,你以为我真认识什么秦总啊。”
“人家叫秦淑贤,名片上写着呢。”
“喏喏,给你吧,要了干啥?”
“哦,后来,等车的时候,她问你什么来着?”
“问手机号码。”
“哈哈,看吧,都说你应该要台电话的吧。”
“我把你的给她了。”
“哎哟,怪不得我有好些不知道的电话。”双儿埋怨道。
“接了不就知道吗?”
“接电话不出钱啊!”
“你又不是忒穷的那种,买得起养不起?!”
“养一个不就知道啦?”
“送我一个我就养。”
“轮不到我,有你女朋友撑着呢。”
“她,怕是我送她。”
“一样啦,有区别吗。”
李亚丽一听,”原来不是一对啊,那女孩子还老公来着呢。”
冰博蓝听着李亚丽嘀嘀咕咕的说什么,有听不清,”李小姐,说什么呢?前面右拐,这是单行线,错了耽搁时间。”
“哦,没有什么,知道了。”
双儿下车后,冰博蓝换到了前排,”出了小区,找个地方停车。”
“啊,不要送你到家啊。”因为秦淑贤在李亚丽取车时,耳语过”看看两人家住哪里”。
“你赶快回去吧,要不然,你们秦总还以为,我叫你送我是因为我想吃定你。”
“嗯,什么吃定不吃定啊?”
“我不想你因为被训。她一定以为我是八旗子弟。”
“哦。”
“手帕呢?”
“我洗洗再还给你吧,有眼影了在上面了。”
“送给你,如果有男朋友就扔了吧。”
“为什么啊。”
“你拿着不是你男朋友的男式手帕,你怎么解释啊。”
“哦。”
“回去,你们秦总问你,双儿的情况你实话实说。”
“她会问吗?”
“肯定,她一定想我看上你了,绝对会问。”
“那我说我把丢在半路也不是办法啊。”
“问题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冰博蓝想了想,”你们最近在忙什么?”
“这个……这个不好说。”
“说吧,你也看见你们秦总是怎样对我的了。”
李亚丽想了想,咬咬牙道,”我在跑医疗保险那块。”
“哦,便宜你了。”
“为什么这样说?”
“……,明白了。”
“嗯,明白了。”
“那停车吧。”
“这里不能停的。”
“难倒你还想交通罚款也弄去你们那里?”
“不是,真的不能停。”
“停吧,不然你前久的努力就泡汤了。”

“唉,怎么回来那么啊?”李亚丽去交钥匙给大堂经理。
“去送人,又不是去干什么。”
大堂经理一脸坏笑,”秦总等你呢,快去吧。”
李亚丽非常吃惊,心想:”难道真的要演那个年轻人的剧本。”李亚丽照着冰博蓝的话说了一遍给秦淑贤,大概意思是”什么两条路,要么自己回来;要么陪他吃 饭,明早再回去,下午再去上班。秦总要是说你,你就说’身体不舒服,所以没有来。每周五早上六点能在解放路下段的陈记豆浆店见到贵人’,没准你还会给我大 红包。我看他像个八旗子弟,就赶快回来了。”
“看来他还真是八旗子弟,那女孩子呢?”
“好像很有钱,住在国际公寓区。”
“知道他叫什么吗?”
“不知道,挺像个花花大少的。”
“小李啊,如果在豆浆店见到贵人的话?得给你红包。什么时候咱们去见见贵人。”

卢苇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后,给 bingbolan@hotmail.com 回了一封Email。

收件人:bingbolan@hotmail.com
主题:Re 菁菁,是我。
附件:

Hi,我错误的收到了你的邮件,mp3很好听。
很高兴认识你。
我是苇子草。

jinjing@hotmail.com
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01

当然,在节目中卢苇也有放那段她所谓爱人发给她的mp3,甚至建议听众去亲近大自然,就不曾知道大兵听到与否。
李亚丽和秦淑贤见到了贵人,的的确确是贵人,她们如愿的拿到了医疗保险的项目。唯一让秦淑贤遗憾的就是不知道第一个叫她”美女”的那个究竟是谁。

+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