拇指间的心跳

拇指间的心跳

第一章初识

学校北学楼机房里,冰博蓝嘟嘟喃喃的在上机。一边埋怨着脏兮兮的键盘,一边惋惜自己那只被雷击坏的小猫。
冰博蓝看着IE缓慢的进度条如同蜗牛一般的爬行,无所事事的等待着。”周末的晚上人少得可怜啊”,冰博蓝这样想到。”在机房里不能MSN,也不能 OICQ,真郁闷。要不然叫菁菁一起来。哦,对了,菁菁在干什么呢,现在?会如往常一般的等着我吗?还是想学校里的其他人那样出去happy呢?”
“谁知道?嗨――哎哟,我的天哪。”冰博蓝叹了一口气,hotmail总算打开了。冰博蓝用手去拿鼠标,手停在一半,他看了看鼠标(2D鼠标),又看了看键盘,”真脏!”心理叫到。
冰博蓝熟练的操作着快捷键,开始写Email。

收件人:jinjing@hotmail.com
抄送:
主题:菁菁,是我。
附件:chongming.mp3(1398KB)

菁菁,这是我在银杏道上录下的虫鸣。你会喜欢的。^_^

bingbolan@hotmail.com
Friday, September 07, 2001

冰博蓝一按回车,载着他一个星期心血的Email上路了。”嘿嘿,菁菁一定会高兴的。”收起他的Konica离开了机房。
在机房的过道上走着,冰博蓝向两旁看了又看,”怎么连个PLMM都没有啊,看看菁菁说的对,像她一样的美女是不会上网的。嗨――可怜的Campus Life!”

“你到底去干嘛了,今晚?”菁菁埋怨道。
冰博蓝边玩着电脑边回答说:”我去给你发Email了啊,你收到没?”
“老大,现在北京时间23点了,怎么还没有呢?”
“哇啜噻,三小时了说,也忒慢了点吧。”冰博蓝停了下来,心理想到”不会吧,那么慢?”。
“你是不是又在逗我玩哪?”
“我真的去了给你发Email了,骗你干嘛呢。”
“还什么惊喜呢,切!”
“切,什么啊,可能是服务器的原因吧。”冰博蓝也一头雾水。
“哎哟啊――那到底是什么啊,还惊喜呢,那么神秘?”
“不告诉你。”
“说嘛。”
“我不。”
“猪,我数三声,你不说我就挂电话了,看你还拽不拽。”(冰博蓝是属小猪猪。菁菁还给他取了一个绰号――”猪猪”。冰博蓝熬不过她,也跟着叫她”猪猪”,反倒成了两人的昵称。)
“数啊,怕你?!唉,是你求我唉。”
“1――”
“哼,不说。”
“2――”
“就是不说。”
“2.5――”
“今天是你打给我的,你挂吧,猪猪。”
冰博蓝等待的”3――”没有说出来,电话的那一头沉默了片刻儿。”你记好了,你这只猪!肥猪,瘟猪,病猪,死猪,得口蹄疫的猪。”
“呵呵,我是猪,那你是什么呢?猪老婆,还是什么?哈哈……”
菁菁也笑了起来。”王菁菁,怎么你们俩打电话,一天就猪啊猪的。”菁菁的舍友起哄到。”不告诉你们,让你们眼羡去吧。”
冰博蓝以为菁菁给自己说话呢,”晕,你说什么呢,菁菁?”
“哎哟,笑死我了,没什么,刚刚说到哪了?”
“切,你专心点吧。你真的想知道我发什么给你吗?”
“是啊,是啊。你就说吧,猪猪。”
“呗一下,我就告诉你。”
“呗你个大头鬼啊,她们在哪。”
“哼,我就不告诉你,让你等吧。”
“等就等吧。除非你骗我,根本就没有发。唉,你到底发还是没发啊?!”
“发了,真的,发了。”
“那好吧,我明早就能知道了。”
“真的不想知道?”
“不了,还是得听仔仔的,我也想要个惊喜。”(冰博蓝的小名叫――仔仔。)
“也罢,也罢。”
“记好了我跟说的事,明儿一早就去。”
“真要去?”
“是啊!”
“还要买东西?!”
“是的。咋的?你不想去啊?我妈都说好久没见到你了。”
“切,才几天啊,8月19号不是一起送你去机场呢嘛?我还好久没见你呢。”
“叫你去你就去,废话那么多,干嘛?!要不然他们以为我俩又咋的了。”
“好吧,好吧。我去,我明一早就去。”
“钱够嘛?我爸喜欢鸭翅膀,记好了。”
“钱?行了,行了,还不是从左口袋里拿出来,放到右口袋里。”
“嘿嘿。”
“我叫我爸妈一起去行不?”
“你能应付得过来吗?四个的啊?”
“呵,呵呵,也是。”
“就这样吧。还有什么呢?她们吹我呢。”
“有啊,为什么老叫我去看你爸妈啊?”
“谁叫你不出来读书啊?小学六年,中学六年都在家附近,怪能忍的。比如,比如来我这呀?”
“来你哪儿,还不天天粘在一起啊。”
“咋的,不想吗?”
“嗯……呵呵,明天又要我做饭、洗碗,天啊!好吧,就这样了。”
“挂了啊。你忘记什么了,没有?”
“是,是。做个好梦,梦中一定要仔仔和菁菁。”
“呗――”
“嘟――嘟――嘟――”冰博蓝看着挂断的电话,笑到”这丫头。但是,今天是咋的,难道发错了吗?”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是不是发错了。

“听众朋友们,以上就是《灯火澜珊处》今天所有的节目。我是苇子草,祝你晚安。”
卢苇看看了直播间的时钟,”23:59:27,一天的工作总算圆满的完成了,没有什么差错”。卢苇走出了直播间向同事们道谢,”苇苇,要我送你吗?””算了吧,你家那位知道了,还不把我给吃了啊。”
卢苇刚到办公室,桌上的Nokia就”嘀嘀嘀”的叫了起来。”哥,也是,才刚刚做完节目就等不急了。想嫂嫂也不至于这样啊。”

07.09.01 23:51
From:哥哥
节目不错。在路上呢,等等。

“不是吧,又要等。”卢苇捏了捏Nokia上的流氓兔。”干什么呢,现在?迎风飞扬会在MSN上吗?好久没有遇到了。”
卢苇打开了办公桌上的Legend,联上MSN,除了几个在网站做编辑的大学同学外,一个聊友都没有,更别说迎风飞扬了。
“嗨,好久都没有来了,连Email都没有,难道真的像同事说的那样Email的联系还不如经常换SIM卡的短信,还是其它什么的?哦,有了,不是前几天嫂嫂叫我帮她申请了Hotmail吗?反正还没有给嫂子,来试试迎风飞扬,大不了再审请一个给她。”
卢苇在键盘上敲入”jinjing@hotmail.com”,登陆以后,便开始给迎风飞扬写Email。在邮件发出以后,刚在关闭IE时,Nokia唱起歌来。
“哥,你在哪儿?我等你半天了。”
“楼下,快点下吧。”
“好了,挂了啊。”卢苇边说着边准备关电脑,却看见显示器上有MSN的提示”You have a new letter.”
电话挂断的消音在卢苇的耳畔回响,她却顾不了那么多,”是谁?是他吗?还会是谁?太过分了,花心大萝卜,我看看你究竟是怎么骗女孩子的,哼!”想着便打开了Email。

From: "冰博蓝"<bingbolan@hotmail.com>
To: "菁菁"<jinjing@hotmail.com>
Subject: 菁菁,是我。
Date: Fri, 07 Sep 2001 08:06:25 +0800
Accessories: chongming.mp3(1398KB)

菁菁,这是我在银杏道上录下的虫鸣。你会喜欢的。^_^
      
bingbolan@hotmail.com
Friday, September 07, 2001

“什么嘛?!菁菁,哥都没有这样叫过嫂嫂,不会是……”
“不对啊,这个是才申请的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啊。”
“mp3,不会是病毒吧?”
“到底是什么啊?”
“银杏道,这里的公园没有听说过这个啊?”
“看看再说吧。”

mp3文件开始播放,”效果不是很好的,但肯定是现场录制的。”卢苇凭着自己的工作直觉断定到。”好像看到了树,虫鸣……”卢苇沉醉于其中,1分26秒的mp3文件马上就播放完了。
卢苇想着最后那句话”菁菁,我想念你!仔仔。”又听了一遍,”对,我看到了一条小路,铺面石子的小路,两边有银杏树,风吹过树,在空中留下痕迹,虫儿在路旁欢叫……似乎感觉到了,感觉到了树的存在,虫儿的存在,仿佛自己也置身于其中。”
Nokia又叫了起来,卢苇的银杏树,虫儿,银杏道转瞬即逝。”苇苇,还不下来啊,不回家了吗?都12点半了”
“哥,收东西哪,马上,不要吹我嘛。”
在电梯中,卢苇看着逐渐变小的红色的数字,”菁菁?仔仔?什么嘛?怎么会发给我呢?”
卢苇在车里也被这个问题困扰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苇苇,还在想节目啊,那么入神?”
“苇苇,怎么了?生哥哥气么?”卢涛看了看坐副驾驶席上的妹妹,就没有再说话了。
“嗯,哥,你刚刚说什么啊?”
“哦,我看你怎么今天一言不发的,还以为你怪哥来晚了是。”
“是啊,是啊。那怎么办啊?”
“现在回到家的话,要到一点多呢,明天我还得陪老爷子早起呢,你就饶了哥吧。”
“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求饶了,一点也不好玩,哼。”
“对我嫂嫂就那么好,对我就像铁公鸡一样,你这个卢铁鸡。”
“怎么又撤到你嫂嫂了,你这个小丫头骗子。”
“唉,哥,你跟我嫂嫂是同学吧。”
“也算吧,咋的?”
“哪,哪你说实话,我就饶了你。”
“好呀,只要妹妹大人不生气,我啥都说,中不。”
“我嫂嫂的同学,也就是你的同学咯?”
“嗯,是啊。”
“我嫂嫂有同学中叫什么仔仔的吗?”卢苇得打消她最大疑虑。
“小名?还是绰号啊?”
“都行,说吧,别卖关子啦。”
“光是仔仔吗?还是可以什么的?”
“说啦,说啦。”
“是你嫂嫂告诉你的?”
“烦不烦啊,你说就行了啊。”
“我啊。”
“贫吧,你,继续贫吧。”
“真的,不骗你。”
卢苇转过脸来看着哥哥,那一脸的认真的样,心想”八成又是什么陈子麻烂果子的事,问了白问。”
“真的,还是你嫂嫂给取的。我们读书时,有幕港片里,有个叫公仔的角色。碰巧呢,我有一天跟那公仔穿的衣服一样,你嫂嫂就站在后面跟其他人说,’看,公仔哪!’,那可是你嫂嫂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真的,还是假的啊?公仔是帅小伙,怎么看你也不像啊,不会是给自己脸上贴金吧?!”
“不信呀,你回家问问你嫂嫂就行了呗。”
卢苇却给都乐了,管他什么菁菁,仔仔,冰博蓝的。卢苇灿烂的笑了起来。
“苇苇,你怎么不在学校里找一个啊?就像我跟你嫂嫂那样啊。”
“不会是你太漂亮,追求的人太多,给挑花了眼吧。”卢苇并不是自己不想找,主要是那些男生要么太没自信了,要么就是自信过头了。
“行,打住,不许再往下说了啊。”
现在,卢苇突然严肃起来的认真劲,却把卢涛给逗笑了,”哈哈,好,不说了,哈哈,哈哈……”
“不许笑,你今天咋的,吃到笑豆了吗?”
“好好,不笑了。”卢涛忍着笑声答道。
“那冰博蓝哪?听说过这个人吗?”
“人,冰博蓝,那不是颜色吗?怎么会是人呢?”
卢苇也自言自语道,”冰博蓝不就是颜色吗?我不会是太累了吧,怎么连这都反应不过来了。嗨――疲劳是女性的大敌,我惨咯。”

卢苇回到家后,仍然在想着Email的事情,即使在浴室里泡澡的时候,也在想。她想的不是菁菁是不是嫂嫂金菁的问题,而是在想chongming.mp3背后的事情,什么冰博蓝,菁菁,她都觉得无关紧要。
那段声响,虽说是录制得非常粗燥,但是她觉得,那是真实,比她节目用的声音要真实的,让她感觉到了当时录音时的场景,仿佛在办公室里时,自己已经看到了银杏树。如果不是Nokia唱起歌来,自己一定愿意沉醉其中。
卢苇披着宽大的浴巾从浴室里出来后,站在阳台上,看着城市的夜景。”那些霓虹闪烁的地方就是繁华的商业街吧,在那些灯火零星的地方会有我一样未眠者吗?他或者她会像我一样伫立在窗前,凝望城市的夜景吗?”
“哪就是北极星吧,水手们在航行时的护卫使者,她指引过许多迷失的船只吧。哪旁边的就是十字星吧……”
“记得奶奶说过,每个人都能在天空中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星星,无论它明还是亮,那都是属于自己的星星。那我的星星呢?你在哪里?是那个消失了如同蒸发了一般的迎风飞扬吗?还是那个和自己相见如宾的大兵?”
“迎风飞扬,姑且不说他为什么忽然失踪?”卢苇想到这里,忍俊一笑。”不会是所谓的网恋吧,我连他长啥样我都没有见过,他更多的是我自己想象的映像。其实我连他是不是一只会打键盘的狗都不知道?呵呵……”
“那大兵呢,我对他是什么感觉呢?他跟我吃饭好像不是在品尝美味的食物,至少除了他喜欢她母亲做的韭菜炒腰花,和那喜欢的蹩脚的理由外,他根本记不住我喜 欢吃什么,哪怕是巧克力冰淇淋,更不要说什么Cappuccino咖啡;也不是在欣赏我的美丽,至少四目相对时,应该是六目相对,我怎么把他的眼镜给忘 了,他会逃避我的眼神;哪会是什么,与我吃饭的氛围和其他人嫉妒的目光?应该不是这样吧?!”
“男人比女人更喜欢浪漫和情调?!”卢苇有为自己奇怪的想法,而感到无比的好笑。”我的梦中人,你在哪里啊?难道真的要像传说中的那样,寻找到一个让自己流泪不止的人,才是解脱的终点。”
卢苇收了收思绪,看着少有的几辆在18层公寓楼以下的街道上,飞驰而过的汽车,”你们是回家的吗?不用这样着急吧,即使是去见自己最喜欢的人,也该为担心自己的人想想啊。”
“最喜欢的人?牵挂自己的人?为什么自己不说是妻子或者丈夫呢?莫非自己的境遇让自己对感情失去信心?古往今来都一样,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还看着地里的。在自己面前,他们有且只有两种情况,自卑和自负,不会出现第三种。”卢苇的思绪在飘渺的翱翔。
当眼睛看到窗子上,还在微微在淋水的头发,卢苇的思绪突然停住,”我怎么没有想到把哪段声响给带回来啊?”用手轻轻拍了拍额头,”看来我是太累了,休息吧,明天再说。”

王菁菁想着冰博蓝说要给自己的一个惊喜,心里美滋滋的。虽说,冰博蓝比自己小,反倒是自己常常在哄他,而不是自己在撒娇,但还是觉得开心的,除了冰博蓝老是说和她在一起被逼的外。
王菁菁就这样甜甜蜜蜜的睡着了,至于梦没有梦”菁菁和仔仔在一起”,那就只有梦本身知道了。用冰博蓝的话说就是――”叫你记住人身体的那么多块骨头都可以,叫你记住十分钟之前的梦居然会有那么困难。”至于原因,王菁菁也不明白。
冰博蓝呢,在想着如何完成明早的重任和菁菁为什么没有收到Email的原因,也睡着了。他倒是挺开心的,即使刚才和菁菁斗嘴,哪怕是跟菁菁吵架,他可能也会睡得很香,因为他是个天生的乐天派。

+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